上海13家医院搭建“救心高速路”,争抢生死时速

2017-09-12 17:55:00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分享
参与

  在我们身边,不少壮年甚至青年才俊,因“救心”不及而永远倒下……从改革猛将的上海市高院副院长邹碧华,到媒体良友的复旦大学宣传部长萧思健,良将骤逝,令人扼腕痛惜。因此,大江东工作室的东姐,一听说上海有13家医院启动“救心高速路”,忍不住飞奔而去,一探究竟,发现这条“生命线”果然功德无量啊!

瑞金医院急诊大楼外路面打上了清晰的“胸痛中心”标识

  “救心高速路”给力:从医院预检到开通血管手术,不到一小时!

  凌晨4点,突发胸痛,服速效救心丸后症状未缓解;

  7:38分,到达医院急诊预检台,预检后被直接引导进诊室;

  7:48分,完成心电图检查,显示:急性前间壁心肌梗塞;急诊ACS用药并着手转运准备;

  8:10,被送往导管室,进行急诊PCI手术……

  上海市民吴先生8月15日在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的就诊经历——从走进医院预检到进入抢救流程、开通血管,还不到1小时!

  “如果没有开通‘救心高速路’,按以往正常流程,这个过程至少要3—4小时。” 瑞金医院急诊部主任高卫益告诉东姐。

  “救心高速路”,就是瑞金医院7月中旬开通的胸痛中心。至8月底,已有56名胸痛患者成了这条“绿色通道”的受益者,让胸痛症状得到快速甄别,为急性心肌梗塞、主动脉夹层动脉瘤破裂、肺栓塞等凶险病症争分夺秒,赢得救治“黄金时间”。

  上海首批13家医院胸痛中心在建,搭建区域协同救治网络

为了抢时间,从急诊预检台到诊室等各个环节,都挂有“胸痛优先”牌子

  不止是瑞金医院。东姐了解到,上海最早建设胸痛中心的,是市胸科医院——中国大陆首家获得国际认证的胸痛中心,被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等单位授予“中国胸痛示范中心”。

  2016年8月起,上海市根据区域救治体系实际情况,引入胸痛中心建设的创新模式——“同步建设,集体申报”。由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主任委员、中国心血管健康联盟主席葛均波院士等专家牵头成立上海胸痛中心建设工作小组,全市急性心肌梗死救治病患数量排名前十三家医院——中山医院、第十人民医院、第一人民医院、长海医院、仁济医院、第九人民医院、第六人民医院、瑞金医院、新华医院、同济医院、胸科医院、长征医院、华山医院,同时起步,建设首批胸痛中心,并由此试点构建整个上海急性致命性胸痛疾病区域协同救治网络。

  这也是借鉴国际经验的操作模式。1981年,美国巴尔的摩地区St.Angle医院建立了全球第一家胸痛中心,至今美国“胸痛中心”已发展到5000余家,并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我国规范化胸痛中心认证始于2013年。今年9月2日,2017年第四批中国胸痛中心认证显示,全国141家单位具备参加认证资格,其中67家单位一次通过,上海有6家医院名列其中。

  病人太多,导致“急诊不急”,建胸痛中心能挤掉中间环节,抢时间=抢生命!

  “急诊病人持续增长,上半年一二级病患上升13.2%。8月份经常病人爆满,急诊室人山人海。一个医生一晚上看了80多个病人。”在瑞金医院急诊科,东姐听到了这样一些让人焦心的数字。

  病人太多,急诊就“急”不起来,这在我国医院中较为普遍。目前,我国实行非限制性急诊,很多非急诊病人、上班族为了“快速”而到急诊就诊。宝贵的急诊医疗资源严重滥用,导致真正的急危重症病人不能最及时有效地诊疗。胸痛病人不像创伤病人易于辨识,排队候诊中倒地猝死的案例时有发生。成立胸痛中心,就是希望通过简化医疗流程,把这部分病人通过绿色通道,采用快速检验、检查手段尽快筛选出来,“抢时间”实行“精准治疗”。

急诊大楼内部地面上,也有“胸痛中心”标识一路导引,避免患者延误时间

  拥挤的急诊室里的“生死时速”,怎么“抢”?

  在瑞金医院,胸痛患者可以“先诊疗后付费” ,绕过挂号、缴费、候诊等流程,直接进入胸痛中心快速诊断治疗,再去补办挂号、缴费等手续。从急诊预检到心电图室、CT室门口,到处张贴着“胸痛优先”标识 。胸痛中心诊室内就有POCT设备,医生以最快速度获取患者相关化验结果,尽快明确诊断。

  胸痛患者还会佩戴电子手腕带 。在瑞金医院急诊室,从急诊预检到胸痛中心诊室、心电图室、CT室、抢救室和心导管室等各个环节,都安装了统一的时钟和时间发射器,患者到任何诊疗单元都能自动精准抓取时间点。每一个救治步骤都有精确计时:入院10分钟内完成心电图检查, 30分钟之内基本化验结果全部呈现。哪道流程执行不利,后台一目了然,便于质量管理和持续改进。

  RFID电子腕带,用来精准采集每个患者在各个救治环节所用时间,既能监控医疗服务质量,也能持续优化流程,让“救心高速路”更快提速

  “救心高速路”背后,是医院信息化和诊疗模式的重新整合

  建设胸痛中心,需要建立健全胸痛患者诊治规范,整合医院内多个科室资源,消除沟壑、优化流程、形成合力。对于像瑞金医院这样体量巨大的综合性医院,真正落实不易。副院长陈尔真说,建设“救心高速路”,需要真正以病人为中心做好团队协作,是医院以急诊科、心脏内科为主,心脏外科、呼吸科、胸外科、放射科、检验科等科室共同参与的对急性心血管疾病整合诊疗模式的又一次探索。

  胸痛中心建设还要加强与院前急救体系、基层医院及社区的无缝衔接,形成区域协同医疗救治体系,提高对急性心血管疾病患者的救治水平。瑞金医院已和黄浦区淮海街道等7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签订合作协议,定期对社区医务人员进行急救技能培训,为社区居民做健康宣教,以知晓什么症状应第一时间就诊。

每家胸痛中心既要整合院内各科室资源,也要建好与120和社区的协同救治网络

  胸痛、腹痛甚至牙痛,都可能是心梗信号,不要忍!

  虽然医院有了胸痛中心,但据心血管专科医生反映,急性心血管疾病患者延误最佳治疗时间多发生在院前。不少患者发病后自己吃点麝香保心丸之类,认为挺一挺就过去了;或是深夜犯病,想等天亮再说;大多数患者是步行或开车、搭车到医院就诊的。专家提醒说,要提高对胸痛的认识,缩短从发病到治疗时间,会降低急性心梗死亡率,还能大大改善病人预后,提升生存质量。

  突发胸痛是临床常见症状之一,原因相当复杂,有可能发生致命性疾病包括急性心肌梗死、主动脉夹层动脉瘤破裂、急性心包填塞、肺栓塞等,发作时可即刻或几小时内出现心跳呼吸骤停。大约有30%胸痛患者是最为凶险的急性心肌梗死。心血管疾病是我国国民首位死因,心梗患病人数约250万,患病率和死亡率仍处于上升阶段。

瑞金医院为黄浦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务人员开展急性心梗等胸痛重病的急救技能培训现场

  出现如下症状可考虑心肌梗死:突发严重胸口疼痛、胸闷及胸口压迫感;烦躁不安、冒冷汗、恐惧、有濒死感;可能出现恶心、呕吐、呼吸困难、晕厥等。应第一时间拨打120,并予适当急救。发病初期的90分钟,被视为急性心梗救治的“黄金时间”,若不能识别并及时治疗,可能瞬间威胁生命。最好将患者送到具备开展心肌梗死急诊介入治疗能力,特别是具有急救绿色通道的大医院,以避免延误急救时间。

  目前,突发心梗的中青年人增多,这与肥胖、运动减少、工作紧张、精神压力过大等密不可分。

  专家提醒,除了胸痛,一些心梗患者还会表现为上腹痛或颈背部痛,个别患者甚至会表现为持续牙痛。也有近一半的患者在发病前并没有任何征兆。(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大江东工作室 姜泓冰)

  (图片均为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提供)

责编:胡适真
博评网